澳门银银河登录

老杜在印尼之撒给亚篇

2014-07-13
印尼老杜 《老杜在印尼》

三年前的一天,我们从雅加达起飞,约4个小时到达北马鲁古省会德纳特,然后坐一小时快艇到达对面的哈麻黑啦主岛(也叫小K岛)。从一个叫索菲菲的地方下船,再坐约3个小时汽车,到达中哈麻黑啦县城WEDA镇,稍事休息,再驱车路过著名的WEDA BAY镍业公司(法国埃霍曼公司为大股东),又经过约3小时的土路,才来到考察所在地:撒给亚(SAGEA)。
  马鲁古的镍矿与苏拉威西的略有不同,颜色呈灰绿色,水分略高,且离海边越远,其品位越好。当然,开采成本就越高。
  接近矿区的时候,路过一座铁桥,见到不少年轻人在桥上打手机。下来一问,只有这片开阔地才有信号,还是蹭WEDABAY公司的基站。奇怪的是,我和小李的手机,一个爱疯,一个三星,信号都很微弱。看看他们的手机,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中国山寨机,信号杠杠的!
  小李需要和翻译及工人到山上去取样,会三天失去联系。带上从德纳特带来的米、鸡蛋和方便面(当菜吃),定好了接头地点,他们上山了,心里有些隐隐不安。
  我和矿主代表阿强在下面考察周边环境。下午,轮胎突然爆了,备胎也慢撒气!咋办?来到WEDABAY求救,怕人家不接待,我翻出了早年做使馆工程的旧ID,还真管事儿!门卫在请示了老板后,放我们进去并免费补了胎,看来祖国时刻都是我的坚强后盾!
  我住在当地一个小渔村的阿强朋友家里,一对中年夫妻和一堆孩子。木板房,四壁空空,只有几张陈旧的明星挂历贴在墙上,一台落伍的电视机只是摆设,白天根本没有电,靠政府资助的太阳能板晚上只能保证照明供应。主妇为了让我吃好,每天都用木棒煮米饭给我吃,要知道他们平时很少吃大米,只是吃一种晒干的木薯类的东西充饥。还特意从渔夫那里买来一种貌似海星类的生物做给我吃。虽然心存恐惧,还是和他们一起分享了。小孩子每天也跑来跑去,来了外国人很是新鲜。
  三天后,终于又和小李他们见面了,人又黑又瘦,讲述了不少惊险故事。平安归来就好!与房东和工人结清了账,又用相机与房东全家合了一个影,打道回府!
  故事本来已经结束,然而,三年后的事情却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今年初,我再次来到此地考察建厂,没有忘记给他们带来在雅加达冲洗的,并配好相框的照片。
  这次是坐船来的。没想到,刚上岸,就看到了房东男主人。他还认识我。寒暄了一阵之后,我把照片拿了出来。他眼中流出极为复杂的感激之情,一再说谢谢。
  晚上,我们在工地的板房歇息。半夜2点左右,大家都已酣睡。因为内急,我起来去厕所,路过一个没有门的房间,发现男主人坐在里面,粗壮的手不时抚摸着我给的照片,眼角似乎流出泪水。我没有打扰他,径自回房间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已经忘记此事,和大家一起上了船,与村民挥手告别。
  船上,翻译告诉我,男主人的一个孩子最近因为生病永远地离开了他们,而这张照片,就是他们一家唯一一张全家福……
  一直在印尼“作镍”的我,这件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远在千里之外纯朴的印尼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