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银河登录

镍海拾贝

2017-02-27
印尼老杜 《老杜在印尼》

印尼红土镍矿要出口解禁的消息着实让国内的业内大佬们兴奋了一把。赶紧看盘增加头寸的有之(大多是看空),摸摸口袋看看还有多少银子蠢蠢欲动的有之,那些曾经来印尼做过“孽”的老板,回忆起当年在印尼做矿的情景更是心潮澎湃,从心底发出由衷的问候:雅加达金莎太阳城的头牌们,你们安好?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一共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做矿,那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牛逼。甭管是真正的老板,还是一个只管监装的小利巴,张口闭口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的生意。不是有个段子吗,说的是一个做镍矿的逛金店,指着柜台里的东东顺口说出来这玩意儿多少钱一吨,至今当年当售货员的老婆还耿耿于怀,不依不饶。
  当年,从雅加达的PLUIT,到肯达里的PLAZA INN,到克拉卡的ILHAM,到坡马拉的DEWI,当然还有特纳尔特、索菲菲,延伸到GEBE,OBI,SERAN。。。各个大小旅店,到处留下矿老板和工程师们矫健的身影。在往来矿区和首都的飞机上,你不承认是做矿的都不行—脚底下洗不下去细度达到200多目的红鞋帮,一下子就暴露了你的身份和去向。
  要说做矿这个东西,也要讲究个“矿缘”。曾经一个老板,看中了一个正在热火朝天开矿的矿山旁边的另一个矿,花了几百条,勘探了两个多月,任嘛没有。还有一个矿山,老板投完钱,探井挖了十几米,两手空空失望而去,后来又来了了一位新投资者,接着往下挖,一下子找到了矿脉,挖了好几年愣是还没挖完,你说这是人品问题吗?
  还有一老板,考察了几个镍矿山都不满意,为嘛?矿主都没有勘察报告,你让他怎么下家伙?回去又不甘心,发大财的机会又不肯放弃。从矿山出来不久,感到内急,下车路边尿尿。也许是憋得太久了,加上年轻,冲劲还挺大,接近尾声的时候,地上竟然呲出来一大块儿镍华!嘛叫镍华?镍之精华啊,幽绿幽绿的,品位至少在4以上。当即回去和矿主签了约,开始了“拾贝”之旅,贝是神马?古代就是钱啊!
  有时候还得讲点迷信。比如,开镍矿的就怕下雨,可是到了雨季,有时候甚至还不是雨季,暴雨每天下午如期而至,比TM来大姨妈还准。到也不给你多下,半小时吧,让你上不来下不去:上设备吧,就把路压坏了,还得修;不上吧,母船在那等着呢,滞期费啊!
  于是本地矿主请来了巫师,摆上场子云山雾罩一通作法,还别说,雨真不下啦!当然也不是每次都准,当不准的时候你问他为什么又下了是神马意思,巫师回答是,这几天上帝有点忙,可能在开会,没顾过来管这档子事,你有这个心就行啦。。。赶紧意思意思吧,别不好意思。
  国内来的都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过有时候也犯嘀咕,总下雨咋办?恩,好像有位山上管理开采的工程师名字和印尼语的下雨(HUJAN)同音,赶紧调离山头到化验室工作,情况好转了一些,后来又不管用了,干脆把项目经理换了,换了一个名字里带“旭”字的,九个日头!看你还下不下,结果还好,就那一年出矿出的最多! 
  要说开矿这玩儿艺也真劳神费心。当年开矿接触过的朋友很多积劳成疾,甚至壮志未酬身先死。我认识的就有两个中国的老板,三个本土的矿主(有一个是驳船老板)相继过世。做矿,折寿啊!
  要想牛逼,有时候还得先当傻逼,就是让黑矿主或黑中介骗的不亦乐乎,假矿权,假取样,假合同,假化验报告。。。骗的那叫一个惨,赔了夫人又折兵,甚至还被列入黑名单,永远不得入境,上百万上千万的资产就打了水漂。这个说起来有点晦气,就此打住。
  有发财的吗?有!我认识的一位河北老板,接手了一个矿山,这个矿山以前一些中国老板都接触过,但是各种原因都没有谈成。08年金融危机后正是低谷,这位老板20万美金起步,与矿主合作开采,抄了一个世纪大底,几年下来赚了几个亿。至今已经金盆洗手,在北京金融街注册了一个私募基金,开始玩资本啦。还有当年那些做镍矿贸易的大佬,X华,X亿,X峰,X明,X勤,X海,X波,X地,X贸,X达,X 山。。。赶上好行情,一船矿赚个几百万手拿把攥,也难怪国内老板趋之若鷺,前仆后继。回想起来当年在“镍都”坡马拉装船的情景,20多条母船几乎一字排开,就跟八国联军入侵大沽口似的,十分壮观。
  不光是中国老板受益,当地政府、百姓、警察、检验机构等等统统喜上眉梢,欢天喜地,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一禁矿可把大家给闪着啦,三年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亲人解放军,几个产矿大区都纷纷建起来冶炼厂。印尼人民啊,要说爱你有多真,工厂代表我的心!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老板,那是真正的朋友,大大滴良民啊!你可以说他们是为了资源而来,但是其他国家为什么不来?投进来的都是真金白银啊,工厂建在这里能拿得走吗?政府再关门打狗就太不够意思啦。
  当然,做矿,不光只有莺歌燕舞,也会有酸甜苦辣。晒的黢黑不说,穷山僻壤,吃的都是嘛?糙米饭一碗,不,一碟,方便面当菜,再加一个蛋,能吃饱就不错啦。当然,也有石斑、龙虾之类的,那仅仅是打打牙祭。经常会遇到各种蚊虫、蛇、野猪、海豚甚至鳄鱼,还有比鳄鱼还狠的矿主或中介。风餐露宿,睡在车里那是常事,还经常遇到打劫,搞不好就被撂半道上啦。从矿山考察回来,就像又回到了文明世界,来到雅加达,稍微放纵一下也是可以理解滴。
  温故知新,今天把这些陈皮烂芝麻倒腾出来,好听点说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好听的就是不能撂下爪就忘。老司机还好,就是怕各位新手来了,看了、谈了、订了、做了、赔了、蔫了,贝没拾着,还被划了一个大口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做矿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各位当年做矿的同仁们,勾起你们美好的回忆了吧?赶紧下面留言说说,发表感慨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