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银河登录

“自由”将驶向哪个港湾?

2017-03-03
印尼老杜 《老杜在印尼》

不久前,转了一篇关于印尼自由港公司的背景情况,没想到还真应了景,这不,阿庆嫂和沙老太婆真的打起来了。

如果以前只是各自躲在胡同里打冷枪的话,现在已经是火力全开,双方把重武器都搬出来了,大有一怼雌雄的意思。

一、我们先看看佐爷的团队都说了些什么?
  主管部长佐南充当排头兵:政府大局已定,爱咋咋地,别总拿员工说事,仲裁也是不错的选择。
  “主管”主管部长的海事统筹部长鲁胡特表示:别怪我们,早就和你们打过招呼了。看见了没,我们已经在讨论谁来接收你们啦,别不计后果,赶紧从了吧。
  财政部长发话:自由港不单单是个税务问题,是捍卫印尼的国家利益问题!
  经济统筹部长的意见比较务实:宠嘛有嘛,我们总统最多只干10年,权力是有时效地。
  海关也出来凑凑热闹:自由港不出口,对业绩没神马影响!
  还是副总统有水平:双方利益都要照顾到。但是,我们每年拨款80万亿盾,你才纳税5万亿盾,自己掂量掂量吧。
  总统出场了:已经全权委托主管部长处理自由港问题,但不希望通过仲裁来解决,看来还留有一定的余地。
  当地政府、老百姓也不干了。
  律师也来发表意见了。

对上面的猛烈炮火,自由港的态度就俩字:接招!

二、自由港在印尼都收获了什么?
  印尼自由港的矿山是世界最大的金矿所在地,2015年调查的储存量,巴布亚自由港有黄金2千7百万盎司,黄铜995亿磅,白银2.7120万盎司和钼矿与钵矿等,目前该地供应了世界约百分之二十八的黄铜和约百分之五十的黄金。据报道,2015年印尼自由港共销售了黄金123万盎司、黄铜7.4400亿磅,收入26.5亿美元,2016年,黄金售量为106万盎司、黄铜为10.5亿磅,收入高达32.9亿美元。2017年计划产量再次上升,但目前僵局可能会影响产量和收入。
  自由港在印尼的开发铜金矿合同自1967年开始已经50年,第一个“工作合同”是1973年到1991年,开采铜金矿约25万8千吨。第二个“工作合同”是1992年到2014年,开采铜矿399万2千吨。2014年以后,印尼政府要求落实提炼厂及抛售股权,双方未达成一致协议。今年1月,佐爷在第一份总统令中又明确了这个安排,要求自由港把“工作合同”改为“特殊矿权证”IUPK,接受相关税务调整,并逐步退出股权达51%,但美方拒绝接受,于是从今年1月12号开始出口基本停止。据说目前在东爪哇锦石的仓库已经爆满,无法再进货。如果双方再僵持下去,局面将更加不堪收拾。

如果按印尼政府的想法就范,自由港就像一个多年在外风流惯了的花花公子,突然你让他回来守着老婆踏踏实实过日子,他难受啊!

三、可能的结局 
  也许佐爷不按套路出牌。就像坊间传说,佐爷让钟万学退出竞选,然后让他进入KPK,也就是反贪委员会。如真是这样对手就要想一想,是让他当一方水土父母官好呢,还是让他面向全国抓大老虎好?这一招,不管是真假不得不说比较高。所以说自由港事件谁敢说不可能最后把佐爷逼急了,来一个鱼死网破,最终把自由港收回国有,甚至不排除让中国来介入,哈哈,当然这是意淫了,不可能的,我大神州才不趟这浑水呢!
  目前吵得这么凶,也不排除佐爷在转移国内视线这个嫌疑。总之是为佐爷捏把汗,因为他的对手,背景太深、太强大了。自由港的杀手锏就是让本地人民闹事,而且已经付诸行动,甚至煽动独立,那样的话亚齐等地都会摇相呼应,这个是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难应对的,这几天劳工部长一直在那里盯着,就怕出事。

所以说,很大的可能是最后双方还是找到一个和解的方案,各退一步,原因:谁也输不起!

四、自由港事件跟中国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说钟万学事件很多人想跟中国拉上关系,这个有点扯。但是,自由港问题,牵涉到印尼的整个资源和矿业政策,甚至涉及到整个外国投资环境,这个就不能说跟中国丝毫没有关系了。
  因为这不单单是一个民选的政府跟一家国际跨国公司的对峙,而是这个政府对世界是一个展示,是一个亮相,也是一个政府的信誉问题。中国虽然目前没有一家单独的企业投资额能抵得上自由港,但是,全加起来的话,已经是相当一个天文数字了。所以自由港的事件,它的走势我们应该密切关注,虽然只是吃瓜观众,但是这个瓜究竟甜不甜,我们很多企业还没有真正的尝到。
  最后再补充一点:当年苏哈托的治国政策,就是以开发爪哇岛为主,对于其他的外岛基本是放任自流的政策,也就是说外岛的经济基本上是靠出卖资源来养活自己。苏西洛当总统的十年,也基本上是采取的这种方式,虽然那些年的全国经济平均增长率在5%到6%水平还不错,但是各岛的发展是很不均衡的,他只是在2012年的时候编制了一个六大经济走廊经济发展规划(MP3EI),但是基本上还没来得及实施就下台了。佐爷上台以后,完全执行的是不同的套路,向中国学习,制定了比较务实的长远规划,以及把基础设施建设放在首位等等,这些实际上是一种改革派的做法,是对历史上几任总统的经济发展政策的一种比较强势的修正或改革。当然,这样做就触及了原来各方的利益,所以说佐爷出台的某一项政策,差不多都受到了来自各方面重重的阻力,包括他主持制定的目前十四套经济改革措施,推动起来十分困难和艰巨。
  印尼的政府官员都是直选,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很微妙,往往政令不出莫纳斯(总统府),所以佐爷上台后习惯于到处走一走,去安抚那些地方官员,同时提醒各省长,你们不单单是地方的父母官,更是中央派驻到各地的操盘手,别忘了自己的使命。巴布亚那个地方比较原始,历届政府都比较头疼,政府还要拿出极大的诚意和努力摆平那边的事情才行。
  佐爷最后有没有底气能够成功地把自由港事件化大为小,化小为无,这个还要看他自己的爪哇智慧,也要看他的团队所有精英的精诚团结,不得有任何闪失,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国内和国际的对手。自由港事件如果能妥妥滴处理好,对佐爷本届的执政甚至下届的应选会增加一个很大的砝码。 
  还有大概4个月的所谓“冷静期”,让我们为佐爷祈福,祝他一切顺利吧!

Baidu
sogou